《高中生必读名著读练写考全能手册》之《女神》篇(一)


《高中生必读名著读练写考全能手册》之《女神》篇(一)
杨红霞

 

名著导读

《女神》所展示的,是二十世纪初中国青年——“五四”青年——的心灵震颤:他们的痛苦、绝望、挣扎、反叛、憧憬和创造。这种心灵的震颤,实质上就是生活中新与旧,美与丑,明与暗,生与死、爱与恨相互冲突而给青年们造成的情感矛盾与生命裂变。

《女神》的思想内容,首先是“五四”狂飙突进时代改造旧世界、冲击封建藩篱的要求。主人公以一个追求个性解放的叛逆者形象出现,要求打破一切封建枷锁,歌唱一切破坏者;其次,是对祖国深情的热爱和对美好明天的憧憬。诗中歌唱太阳、光明、希望,处处洋溢着积极进取的欲望。

《女神》的成功正在于时代的需要与诗人创作个性的统一,它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正是这个抒情主人公形象:在交融着叛逆与创造的“五四”精神冲击下,迸发出强烈的个性自觉和自我超越、自我更生意识,以空前豪迈的气度渴望创造崭新的世界、美好的人生。这一“自我”形象不仅是诗人自我,也是“五四”时代青年的自我,更是在斗争烈火中锤炼着裂变着的中华民族自我。这一形象正是《女神》的诗魂。

作为跨世纪的青年,不妨拜读一下郭沫若的诗集——《女神》,诗中涌动的生命力和澎湃的爱国激情,可能让你如凤凰涅槃般,做到扬弃后的新生。

作品精析

 内容概述

《女神》出版于19218月,是郭沫若的第一部诗集。虽然略迟于胡适的《尝试集》,但却以它全新的精神和形式为“五四”时期的白话新诗取得了强有力的突破,从而成为中国现代白话新诗的奠基作。
《女神》除序诗外,共收诗56首,包括19161921年间的诗作,以作品式样和形式的不同分为三辑。第一辑是三个诗剧:《女神之再生》、《湘累》和《棠棣之花》,取材于古代传说或历史,独具风韵,令人神驰,是歌德式的作品。第二辑是30首自由体诗,包括代表作《凤凰涅槃》、《天狗》、《炉中煤》、《地球我的母亲》等,是《女神》最重要的部分,是《女神》的精华和灵魂。这些作品大都写于“五四”运动的高潮期,明显受到美国诗人惠特曼的影响,最能体现《女神》雄浑豪放的风格特征。第三辑收23首作品,大多是小诗。包括诗人最初的试笔及“五四”之后的作品。诗人受外国诗人泰戈尔的影响,诗作表现出一种恬淡清新的格调。
《女神》是“五四”狂飚突进精神的典型体现,它燃烧着对一切旧秩序、旧传统、旧礼教的大胆否定和无情诅咒,海啸般的呼喊着创造与光明、民主与进步。
思想内容
通观整部《女神》,反抗、创造、爱国是贯穿诗集的基本思想内容:
首先,对个性解放的强烈要求。《女神》的个性解放要求有两个特点。一是个性解放不仅是个性本身,而是将个性解放作为社会、大众、民族、国家解放的前提,将个体与社会、大众、民族、国家融为一体。因此,《女神》中的“自我”不全是诗人自己,而且是包含上述内涵的“大我”。《天狗》中天狗的形象,把日月星辰和全宇宙都吞了,“我便是我了”。这“我”便是全宇宙了。《凤凰涅磐》中的凤凰形象,《炉中煤》中的炉中煤形象,也是这样。二是个性解放要求既表现对“自我”的发现和自我价值的肯定,也表现为破坏一切旧物实现新我的精神。如《天狗》中那个要将身上的光与能通通释放出来的飞奔、狂叫、燃烧的“天狗”,这种冲决一切罗网,毁灭一切旧物的强悍形象,正是“五四诗时代个性解放要求的诗意的极度夸张。
其次,是反抗、叛逆与创造精神的歌唱。《女神》诞生时期的中国正是一个黑暗的大牢笼,黑暗的现实激发了诗人反抗的、叛逆的精神。《凤凰涅磐》中凤凰双双自焚前的歌唱,对腐败的旧世界作了极真切、极沉痛的描绘,传达出一个古老民族觉醒之时的深刻的悲愤。凤凰的自焚,乃是与旧社会彻底决绝的反抗行动,是叛逆精神的强烈爆发与燃烧。与反抗、叛逆精神联系的是创造精神,即《立在地球边上放号》中歌唱的“不断的毁坏,不断的创造,不断的努力”。在诗人讴歌的创造精神中,一是对20世纪科学文明的讴歌。如《笔立山头展望》中,诗人觉得眼前的山岳海湾、轮船屋宇都在涌动,那黑烟是“二十世纪的名花”。二是对与大自然的神奇力量的歌唱。《女神》歌颂的自然,是与人相通的力的自然,创造的自然,具有雄奇的力量,飞动的气势,辉煌的色彩。
第三,是爱国情思的抒发。《女神》时代的郭沫若,身居异国,感于祖国的贫弱落后,列强的虎视眈眈,常常怀着忧国的情思。“五四”精神给他以鼓舞,使他在忧国之外又更多地对祖国新生抱有热望,这种爱国情思就如千尺飞流奔涌在他大部分诗作中。《炉中煤》诗人用拟物法把自己比作熊熊燃烧的炉中煤,又用拟人法把祖国比作我心爱的年青的女郎我常常思念我的故乡。我为我心爱的人儿燃到了这般模样!作者正向亲爱的祖国诉说着那颗燃烧的赤子衷心,即使化为灰烬也绝不后悔遗憾。用炉中煤的口吻向心爱的人儿祖国倾诉衷肠,抒发了对祖国的强烈热爱之情,表达了甘愿为祖国献身的愿望。
《女神》对于封建藩篱的勇猛冲击,改造社会的强烈要求,追求和赞颂美好理想的无比热力,都鲜明地反映了五四革命运动的特色,传达出五四时代精神的最强音。所以说,《女神》是一部激情澎湃的诗集,是一部焕发着新思想芳香的诗集,是一部引人深思反省、积极创新的诗集!
艺术特色
  《女神》以其非凡的艺术想象力,鲜明而富于动感的形象及不羁的形式,显示出中国现代新诗的巨大进步:

(一)不拘一格的自由诗体的新形式。

郭沫若在诗歌形式方面主张“绝端的自由、绝端的自主”。让诗的形式服从于诗人感情的倾泻,让诗人的情绪支配诗的旋律。在《女神》里有三百多行的长诗《凤凰涅槃》,有短到只有三行的《鸣蝉》。这些诗不固定行数、字数,不注重押韵、对仗,段落或分或无,诗篇或长或短,真所谓变化多端,不拘一格。但是《女神》中的诗篇决非随意写出,而是篇篇都独具匠心,可以从不统一中找出一些统一的规律,主要表现在诗行参差中有着某种规律,节奏于和谐中有规律的变化和大体押韵等。

(二)鲜明的浪漫主义特色。

巧妙的构思,丰富的想象,使表现的对象变为诗人理想化的形象。有不少诗篇取材于“太阳”,把太阳当作生命的源泉和光明的化身加以歌颂,表现了抒情主人公对光明理想的渴慕与追求;诗人站在时代的高度,巧妙地处理古代神话、传说,既表现了古代英雄人物的崇高壮美,又使他们跳动着现代的脉搏,寄托了自己的理想。

生动的比喻,奇特的夸张。《女神》中,诗人运用了许多生动形象的比喻和奇特大胆的夸张,如《炉中煤》里,诗人把自己比作熊熊燃烧的“炉中煤”,把祖国比作自己心爱的“年青的女郎”,表现了一个觉醒的“五四”青年炽热的爱国情怀;《天狗》中,诗人说天狗吞食了“日”、“月”、“星球”和“全宇宙”,非常有力地刻画了一个具有个性解放的彻底勇猛精神的“自我”形象。

(三)雄浑豪放的崭新风格。

“五四”运动的高潮中,郭沫若受惠特曼的《草叶集》影响,产生了“火山爆发式的内发情感”,并用惠特曼式的“雄浑的、豪放的、宏朗的调子”抒发出来。这些诗如《凤凰涅槃》、《天狗》、《站在地球边上放号》等。有的高歌,有的长吟,有的咏叹;时而嘹亮悠扬,时而悲壮急促,时而柔婉舒缓,使诗作充满了昂奋腾越的音调,浓烈瑰丽的色彩。

(未完待续)
备注:此文为蔡志敏主编《高中生必读名著读练写考全能手册》书稿,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

发表评论